奈良鹿丸丸丸子

颗颗。

嗯。

王皮皮:

Biuqqq:



Savile Row:







红花会PGone:人的魅力值不因优缺点而作简单的加减法

作者:吴之一
原载于https://c.m.163.com/news/a/D2T28PCS0517NKR3.html?spss=newsapp&spsw=1&open_source=weibo_search&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fromhistory=1

其实大多数人对pgone评价的分化都是从H.M.E.这首歌开始的(之前是一路好评没问题吧),有人说他把一手好牌打烂。我却觉得败也萧何成也萧何,没有那首歌以及之后引发的一系列蝴蝶效应,可能不会有那么多人讨厌他,但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他会有点红(如豆芽TT),但不会爆红(当然了也不会爆黑)。一切会不温不火地继续,他可能依旧会拿冠军。

不过很庆幸地,他把好好先生的面具给撕碎了,很多人(如我)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对他产生了兴趣。时至今日(9月底),我个人认为他从行为、舞台、作品中所散发的人格魅力已经远远盖过技巧、颜值、情商这些他在比赛初期被大家关注的话题。豆芽以前说过,这个领域真正走起来需要一个超级英雄的出现。我很遗憾这个人不是豆芽因为我也很喜欢他,而超级英雄所必经的光芒、狂傲、泥泞、痛殴现在已经统统指向了一个人。我并不同情pgone哪怕是前一阵他最糟糕的时候,因为以他的个性恐怕宁可听人说他活该也不想别人可怜他,单纯不需要。属于他的泥泞他会自己爬起来,即使“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不是吗?哈哈。

我想说说为什么pgone会爆红,他的性格里到底是哪个点在吸引人。

前段时间接受采访他对一系列问题做出了回应,道歉、澄清、解释。我们这个文明社会里pgone只是面对亲切的记者、话筒和录音笔说了些话而已,在一个异次元世界里我仿佛看见一个顽劣孩童刚刚大声宣言永不服输就在楼顶天台被揍得鼻青脸肿跪倒在地,对面看不见的大哥拎着他的领子说,把他扔下去。伙计们七手八脚把他抬到楼边,他在被扔下去之前说,好我服输,我还想活下去。大哥说,光对我说就行了吗?他只好爬回刚刚宣言过的讲台,道歉再痛抽自己20个耳光。

可能想象力是有点丰富,不过我的确就是看到了这一切在眼前上演。更奇怪的是我不同情他(他也不需要),我只是悟到了一个道理:人的魅力值不因优缺点而做简单的加减法,从美学意义上说,人们更易欣赏闪光而不完美的灵魂。而他的那个闪光点,也正是我所要说的。

那绝不是乖,我想没有人喜欢他是因为他乖;也绝不是帅(外表),毕竟隔壁站着吴亦凡;是才华或歌词吗吗,可能有,但我个人(仅限个人)觉得这点豆芽更突出;是押韵和技巧吗,可能有,但同厂牌还有贝贝。

把pgone区别于他人的是他的性格魅力,他地下battle时的骚浪贱,他骨子里的狂傲不羁所带出的无与伦比的舞台渲染力。毕竟烂道理我们听了太多年,所以他说脏话比中指都会让人觉得那么性感,换个人你试试?

但仅仅是这样吗?好像也不是,毕竟我的理智告诉我台上唱歌的这个人略胖,而我是个颜控(我不是黑)。挖掘原因,也许是他歇斯底里的颤抖能让我感同身受。而这种感受不能用人的成熟与否去度量,因为他所传递出的力量,恰恰让成熟的灵魂感到汗颜。那可能是每一个“大人”已经失去了的“孩子”般的无畏和张扬,也可能是过于理性、现实甚至是“educated”的人际交往中所缺失的阳刚。他从歌词到唱腔到灵魂都在反套路反正统,但同时却又披着跟常人一样的外壳。用痛抽一次耳光换来不诉苦、不求同情、删掉流露脆弱的视频、自嘲全都是从审美角度上(至少是我的)加分再加分的事,这恰恰与他自己内在所定义的“站着”高度重合,所以他的粉丝们大可不必担心他从此失去棱角,棱角不扎人,因为棱角在里面。

娱乐圈更新换代如此之快,选秀明星如同夜空中最亮的星,流星……可能最长不过几个月,我也不会再关注他以及他背后这个黑点多多但颇有古惑仔味道的红花会。我希望他所不要经历的,是因人气巨大差异而带来的兄弟离散。虽然他流着泪说红花会forever,虽然这个团体的构成有如一个他的恩人集团,虽然我非常了解惺惺相惜的结合与利益的结合有本质的不同,但很多事也许会不受控制地发生:比如发展方向的逐渐偏移,音乐类型的逐渐分歧,利益的巨大差异所带来的尴尬,以及粉丝的矛盾。但愿我在杞人忧天,但愿他再次站在那个高台上时依旧是只浑身冒血但却蛰伏的野兽,而不是满身结痂但已不想呐喊的成熟的人。

最后,PGone他一直最让人佩服的就是,虽然清楚利弊得失,但仍然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这难道不是我关注他的起源么。





一个分析,从开始到现在

沈333:

这是一个非常主观角度的分析贴,


如果有哪里写得不对呢,


那你请我吃饭好了。




红毛这个角色刚刚出现的时候呢,我以为他是一个反派的路人甲,就是促进剧情发展,增进主角感情的那种。大概不只我一个人这样以为吧,觉得是因为贺红这个CP火了,所以红毛才跻身于主角行列。


但是现在折回去看呢,又觉得好像不是这样。


因为阿先给过他两次单人图,一次在微博,一次在推特。


而推特的那张图,配的文字是这样的



【我笔下的每一个角色,他们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从这句话其实粗略的理解了一下,笔下的角色的性格,多少是作者所拥有的性格,做自己想做的事,画自己想画的画。从这里,觉得阿先是因为想要画红毛这个角色而画的他,不是因为CP火了,才把他画成四个主角之一。


还有一个说法是,红毛前期颜值不高,而现在变好看了很多。


这里放一张前期的贺天和现在的对比,嗯,不是我黑贺天哦,确实也差得不少,所以呢,这不足以说明红毛是路人转正,可能,只是画风的提高呢!




大概是从[贺天的早晨]那一话,贺天从便利店门口拖走了在吃三明治的红毛开始,评论地下有了贺红,和鹤顶红的呼唤声,然而在此之前,红毛就在走廊里遇到了贺天,他想【太倒霉…竟然碰个正着!当作没看见吧】,接着贺天被围过来的女生们团团围住,红毛被挡住去路,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贺红这一对,就已经有了伏笔。



由此觉得这个故事,有着一个大框架。


说不定是从一开始就设定好了的四个人,两对CP。


从不愉快的相识开始,发展到四人小团体。


从初识的放学打架,到现在的放学一起吃饭。这果然是美食的胜利!



故事发展到现在,觉得红毛那天被见一撞到,找了他的茬儿,认识了他们三个人,其实是幸运的事。


不然怎么会有人在他被人骗去顶罪的时候冲出来?明知道对方是不好惹的恶霸却在逃跑的同时还抓着他的手拉他一起跑,跟他说你不能退学,因为我们是朋友。



第二天在学校听见别人的议论,用手机看论坛,发现事情和自己前一天晚上听见的完全不一样,担心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不然怎么会有人因为他被人诬陷的事情气得咬牙切齿。在那个女孩站出来说她有证据证明红毛是被诬陷的时候,拉着女孩的女腕很着急的往教导处走。



不然又怎么会有人为了救他,决定去成为哥哥所说的【最强的人】?





贺天这个角色刚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他是单箭头见一的。


但是现在还有人这么觉得的话,天天要哭晕在厕所间了。


事实上,倒回去看看原著,我找不到贺天以恋爱的心情喜欢见一的情节啊!



这里女生们在问他,贺天你最喜欢什么动物啊?


贺天说:金毛。


这个时候见一从门口路过,贺天说:抓到一只。


这大概就是被很多人认为贺天喜欢见一的有地方。


这个等式是这样?


贺天喜欢金毛,贺天抓住了『恰!好!路!过!』的见一,见一是个金毛,所以贺天喜欢见一?????


这个等式根本不成立啊···假如说贺天掏出手机点出见一的照片说『看,我喜欢的就是这只金毛』,这样,我才会觉得他之前喜欢过见一。而,刚好路过,扣着他的肩膀说下午去打球,看起来有点像是为了摆脱女生的包围,找个借口走开而已。



贺天对展见二人的态度,是调笑而不是嫉妒或者吃醋。




而且从最近的方格里看得出来,他早就看出了俩人的关系。依然是调笑脸。



转到下一格被炸毛的莫关山问【你乱说了些什么奇怪的?!】立刻变成了一张见牙不见眼的笑脸,【哪有。】





所以!他喜欢的金毛就是金毛,是之后的篇章里面出现过的、差点被水流冲走的、被他救起的金毛狗,这样理解,多么开心愉快!~




贺红前期被很多次的说过,大概是贺天对红毛不好,对见一好。


大概是因为贺天前期总是在揍红毛的缘故吧,作为莫关山的亲妈,我也一度被带跑偏到这个概念里。


再往回看呢,展见二人的相处模式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放这个拼图当然不是为了证明展正希对见一不好,


事实上他是在见一生日的时候在山上迎着万家灯火给见一放烟花棒的人,是说着『要是敢对他动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人』,是给予见一最初的温暖的人。


我觉得阿先的观念里,男生之间的感情大约是:


【我会打你会揍你,有时候甚至下手不清,但那觉得不是讨厌你或者看你不爽,有时候是因为担心你,有时候是因为要把你揍醒,有时候是因为要磨一磨你的驴脾气。然而你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会站到你面前,替你搞定一切】





贺天对莫关山,也许永远都是这种笑笑的表情。这个时候是见一撞了红毛,红毛跟他约架,可是贺天这个表情,完全不是看欺负了朋友的敌人的眼神。



这里,给个真正的、看敌人的眼神对比



一个是充满戾气的,另一个、、、大概是调戏吧。






不管是威胁他送伞,还是问出【谁惹你不高兴了】这句这么,调戏中带着温柔的话,都是嘴角向上的样子。后期更不用说,谈到接吻,说【有啊】【感受非常深刻】的时候,被热评总结『笑得脸都短了一截』。


送伞那一话里,他不知道问谁要到了红毛的电话;


第一次回家做饭那一话里,他问红毛【你家开饭店的吗?】【你很缺钱?】


他关注了红毛的消息。


无论是打听到的,还是无意间听说的,他都在心里记得。电话更是,总不会是被主动告知的吧?也不是办证小广告电话,贴得满学校都是吧?无论这个电话来得容易与否,都是贺天主动去寻觅的。


他知道红毛缺钱,所以借口要他送小纸条。【里面的内容非常重要】


可实际上呢,他写【白痴,知道你会偷看,快给我做炖牛肉】


我也会写公式:纸条的内容非常重要,所以炖牛肉非常重要,所以做炖牛肉的人非常重要,所以莫关山非常重要!




红毛问他【这种鸟事干嘛非找我麻烦】


贺天说【能够轻易得到报酬不应该感谢我吗?】


前一天,他得知了红毛缺钱,第二天,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去给他送报酬。这样的好攻朋友哪里去找啊!




再后来,见一和展正希要被绑架了,红毛在便利店门口遇到了飞奔着去救朋友的贺天,好了好了,贺天单箭头见一的言论又来了。


可是旁友们!这是朋友有难出手相助的事情,和感情有半毛钱的关系?


真正的危难不是玩笑,何况还涉及到了哥哥。





之后他发现了跟在后面的红毛,又切换到了那张面对红毛的常用笑脸,




在威胁他不要把看到的事情说出去之后,发现红毛很害怕,


脑子里立刻浮现了【竟然吓得他浑身发抖】这样的想法。


接着他盯着对方的胸看了一会儿,不合现状的伸手去捏了几下,


贺天本人的说法是:【不好意思,有点走神】


可惜他被作者打脸了,


作者的标题是:忍!!不!!住!!!。


当然啦,他忍不住的事情也不只这一件,只是后来他愿意承认了。




因为拉进距离这个回答接着的话题是【接吻】,所以贺天所说的,控制不住想要拉进距离的人,百分百就是他的接吻对象。


在接吻之后,红毛哭了,贺天问他,【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当时得到的答案是【是的】,而在那之后,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莫关山的心情是否有转变,他奢望的对方的答案,又能不能变成【不是】或者【没有】。



这大概是贺天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有点严肃,大概还有一点难受外加一点不知所措。


之后就有了蛇立的事。


他骗红毛去给别人顶罪,红毛答应了。见一说他想帮红毛,可是蛇立不好对付,【除非……】,展见二人对看一眼,很是默契的:【贺天】。


除了最先的打架和拧蛋事件,


其他的:送伞,做饭,送纸条,捏胸,问名字,接吻,都发生于展见二人不在的时候,可是这俩在红毛遇到问题的时候,一致想到了贺天,一是觉得贺天能怼蛇立,二,也是觉得贺天不会放着红毛的事情不管。


贺天则对此表示


【红毛确实不想上学,不如工作挣钱磨练性格。变成优秀的人】


可他不会不管这件事,【会想尽办法帮他解脱】,他给的原因是


【因为我…急需一个家政】


然而一个初中小男孩做菜能有多好吃?入口即化?好吃到升天?人间极品?我想无论如何,都不至于是【想尽办法】去帮他忙,只为吃碗炖牛肉吧。他只是想帮红毛的忙,给自己找了个蹩脚的借口而已。


我不相信莫关山做菜能比米其林三星还要好吃,重要的是做菜的人,而不是菜的本身。


来听一句中肯的评价





我就说贺天这个人从来不好好说话的,他第二天又被打脸了,接了见一的电话,得知蛇立所谓的偷窃变成了猥,亵女生,气到锤墙。


之前还在说什么【蛇立那家伙也不是全没道理】,第二天就要去把他和他的兄弟揍成泥。





贺天对女生的态度一向不错,会教她们打篮球,会和她们聊天,她们甚至可以很亲切的喊他【阿贺】




可是他去找蛇立打架的路上,女生叫他【贺天】【贺天】他都置若罔闻,连平时维系的,类似于【温和的男神】这样的标签也统统不在乎了。


因为心里有特别特别重要的人和事情,所以其他人的话,都听不到,其他人的想法都不在乎。





蛇立的钉子抵住他的脖子,可那之后他的衣服拉链一直拉到最高,遮住脖子上的伤,一直到最新话他把外套给了红毛,才露出脖子上的伤的伤。


手也是滴滴答答地流着血,可是见了红毛呢,他第一句话说的是我帮你搞定了,蛇立不会找你麻烦了,而后才轻描淡写的抬起手来了一句,【过来帮个忙~】


好像受伤的小孩,又不想人担心,又想别人吹吹的那种。


所以受的伤一半遮起来,一半藏不住的,打个苦情牌。





至此,莫关山不再气接吻的事,而贺天适时地转换了一下相处方式。



莫关山很会做饭哦。


你不教我怎么会…


有啊,感受非常深刻


你说接吻?


见一说:别这么大声,是怕被展正希听见。


贺天说的这么大声,是怕谁听不见呢?




虽然走在前面,还是注意到红毛冷得发抖。


所以脱了外套给他披上,被推据的时候还是那种威胁的口气,


说什么【再动揍你】


贺红大概永远都会是这种相处模式吧,贺天时不时地揍揍红毛,不痛不痒的,时不时的调戏他,逗他炸毛的,时不时地温暖他。




告诉他:








不知是TBC,还是END.

#猫#

one
街角那只流浪猫朝我走了过来。如墨的夜色映出它瞳孔里的灵动。四下无人,只有一盏昏黄的路灯照射出我和它的影子,还有无处述说的孤独。

two
第一次见到这只猫,在我琢磨楼底下老大爷下棋的时候,它只是静静地趴在不远处。落日的余晖照在它的毛皮上,灿灿发光。淡蓝色的眸子小心翼翼的转动,像是阅过人世尝尽苦难的黯淡。

还未靠近,便警惕地弓起身子。罢了。远远地扔了小鱼干过去,希望对方能接受自己的好意。换来的,是一阵愤怒地叫声,瞪圆了透着惊恐的眼睛。迅速跑掉。该是受过怎样的伤害。

猫啊,也是万千动物的一种。它们在广博自由的天地里,为着生生不息的痛苦挣扎着,活着,偶尔争抢食物,偶尔寻找伴侣,偶尔被人类暗算逃窜,偶尔能吃上一顿矛盾的生物给予的美餐。它们也会疲倦,也会仰头看着亿万光年外不灭的星火,也会想有安全温暖的休闲时刻。我们又有什么不同呢。

于是往后的每一天,我都会扔小鱼干给它,渐渐地,它竟然开始主动向我索食。

three
这一次,不同寻常,它的走姿一瘸一拐。还未走近,便倒了下去。肚子起伏很轻微,叫声凄惨,听起来格外地渗人。可是我却没时间犹豫,抱着它向兽医院跑去,因为我清晰地看见它的累累伤痕。

它修养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养了个祖宗。每天陪着它,稍微有一点儿异况便赶紧送去看兽医。次数多了,感到有点叨扰别人了。不过幸好,对方显然并不在意,还愿意陪我聊聊天。

four
终于算是痊愈了。为它取了个名叫灯灯。小时候喜欢童话,也执着的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阿拉丁神灯。梦里都在不停地许着愿,希望能够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事。虽然长大一些才清醒认识世上没有神,更没有神灯,所有都要靠自己。

但我热切希望灯灯和我在一起能够得到它企盼的,希望我与它能成为重要的家人。

five
渐渐地和兽医混熟了,才发现原来双方有那么多共同小嗜好:下雨天不喜欢打伞,不喜欢吹头发,不喜欢吃辣椒等等。性格上,他喜欢有条不紊,我喜欢随意而为,他说干就干,我懒癌晚期。

最重要的一点是啊,我们都喜欢小动物啊。最最重要的是,他是灯灯除了我以外放下防备去亲近的人。

six
“我们在一起吧。”
“嗯?”
“我喜欢你。”
无法忽略的是我的猫喜欢你啊。

To my cat:
I want to be your shelter,I want to be your hero,I want to be your family.

我会一直给你买小鱼干的。
秦安扩列。

图源网

#你的模样#

我曾幻想过你的模样,那应该是绣娘针尖的金缕玉衣,是黄公望笔下的富春山居,是枯木逢春,是吉光羽片,是我从未见过的绝异奇景。

我曾见过你的模样,那是沉舟侧畔的千点帆,是小雨天阶的莺莺草色,是天外的七八颗星,是山前的两三点雨,是春风二月抚过的万条绿丝,是褒禅山中的窈然之穴。

我现在看着你的模样,那是从地下喷涌而出的最炙热的火焰,是小女孩手中火柴上最温暖的微光,是重叠的小山金明灭,是花明的柳岸又一村。

我想那是你, 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是你,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是你,是挚爱的容颜,动人的悦音。

  我还看见过无数个模样,但只能在春日东方的地平线上那模样才渐渐清晰。我原以为只是日光灼热让我睁不开眼,后来才知道,我能依稀认清的每一个瞬间里,只有你的模样。

我虔诚的祈祷,让这模样永存,即使是下一个十七年,也寥若晨星,凤毛鳞角。

我疯狂的渴望,渴望这模样滞留在我目中,即使是下一个十七年,也能跬步不离 。

我再三的妒忌,妒忌这模样被庸人贪恋,妒忌这模样于我,都仍有一个银河的时间。
 

我身着片缕,望着这模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曾自诩舌灿如莲,竟也不能描摹这容颜。

我望着这模样,只求今生化作这倾城笑媔的刀下亡魂,化作这绰约风姿的不二法身,化作这绝世风华的裙下之臣 。


就这一次,这模样,在我眼前。

I just beg,and until i am in my grave,your face are still in my mind.

图源网